九龙特码报 > 言情小说 > 混沌幽莲空间 > 第2006章 吃不消的&冲出去
    “轰隆隆——!”一声响。

    是打雷了么这?!

    不是!

    “靠!什么情况这是?!”简儿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面前的一切,老天,她不是眼花了吧?!

    “哎呀,麻呀~,这,这是开玩笑吧?还是我眼花了?!”瞪大了眼,努力咽下一口口水,这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变了调儿。

    实在不能怪她宋简儿太大惊小怪,实在是眼前这一眼太不可思议了。原来就在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之前才被简儿当成贪噬草前进距离标志的那块大石居然已经分崩瓦解,散落下来。

    当然了,如果放到其它情况下,别说只是崩块石头,就是山体滑坡什么的都不是什么让人惊奇与不可思议的事。毕竟导致这样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尤其是因为环境因素,比如当岩壁被风干后,别说是崩块石头了,就是整个岩体崩塌脱落,那都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

    可现在问题,这儿可不是那样的环境啊,花妖这万花坞,那绝对是泥土湿润,空气清新宜人。像这样的环境,会因自然因素崩石?这是“逗你玩”呢!

    不是自然因素,那就是外因!而这外因……

    简儿的嘴角抽啊抽,怪不得这种长草叫贪噬草呢,果然,这种草还真是有够“贪吃”的。这洞穴里的食人藤蔓人家至少还知道挑食要吸人血,而这贪噬草倒好,居然连石块都“吃”!这打贪噬草根部打上的部位,不管是碰着什么,那就会一个卷子过去直接包起来,然后那草就会跟着肥上一圈儿,紧接着那“长肥”的草茎很快抽长,然后又瘦回来……

    连土,连石块这玩意儿都吃得那么“喷香”,还真是不挑嘴,怪不得叫贪噬草呢,瞅着貌似是因为这玩意儿贪嘴而且啥都能吞噬才得的这名儿!

    看着那被贪噬草给三下两下就“消灭”掉了的巨石,一颗巨大的“成吉思汗”自简儿额头滑落,怪得他们这一出来就发现面前的这地形地貌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由原来的树林山谷直接变成大草愿,敢情这高出地平面的东西都被这玩意儿给“吃”了??!

    瞬间,一股子极度不安全感涌上简儿的头心,额滴个小乖乖哟,这玩意儿“吃石咽土”都吃得这么开心,这么嘎嘣脆,如果这被卷的象换成是他们呢?

    忍不住一个大大个寒颤……,用力地甩了甩脑袋,那画面实在太不美丽,甩出去,甩出去!

    “雷……”简儿下意识地往雷的怀里缩了缩,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当真跟想想像的那样,哪怕他们返身躲进这洞穴中,那都不安全啊……,而且照着这些贪噬草的生长速度,还有它们向前推进的速度,只怕用不了多少功夫就会长到洞穴这边了吧,怪不得虚说他们这关是闯也得闯,不闯也得闯,可不是,除非是长了翅膀直接从天上走,否则想活命的话,可不就是非闯不可嘛!

    “轰隆隆——!”一声响。

    是打雷了么这?!

    不是!

    “靠!什么情况这是?!”简儿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面前的一切,老天,她不是眼花了吧?!

    “哎呀,麻呀~,这,这是开玩笑吧?还是我眼花了?!”瞪大了眼,努力咽下一口口水,这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变了调儿。

    实在不能怪她宋简儿太大惊小怪,实在是眼前这一眼太不可思议了。原来就在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之前才被简儿当成贪噬草前进距离标志的那块大石居然已经分崩瓦解,散落下来。

    当然了,如果放到其它情况下,别说只是崩块石头,就是山体滑坡什么的都不是什么让人惊奇与不可思议的事。毕竟导致这样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尤其是因为环境因素,比如当岩壁被风干后,别说是崩块石头了,就是整个岩体崩塌脱落,那都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

    可现在问题,这儿可不是那样的环境啊,花妖这万花坞,那绝对是泥土湿润,空气清新宜人。像这样的环境,会因自然因素崩石?这是“逗你玩”呢!

    不是自然因素,那就是外因!而这外因……

    简儿的嘴角抽啊抽,怪不得这种长草叫贪噬草呢,果然,这种草还真是有够“贪吃”的。这洞穴里的食人藤蔓人家至少还知道挑食要吸人血,而这贪噬草倒好,居然连石块都“吃”!这打贪噬草根部打上的部位,不管是碰着什么,那就会一个卷子过去直接包起来,然后那草就会跟着肥上一圈儿,紧接着那“长肥”的草茎很快抽长,然后又瘦回来……

    连土,连石块这玩意儿都吃得那么“喷香”,还真是不挑嘴,怪不得叫贪噬草呢,瞅着貌似是因为这玩意儿贪嘴而且啥都能吞噬才得的这名儿!

    看着那被贪噬草给三下两下就“消灭”掉了的巨石,一颗巨大的“成吉思汗”自简儿额头滑落,怪得他们这一出来就发现面前的这地形地貌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由原来的树林山谷直接变成大草愿,敢情这高出地平面的东西都被这玩意儿给“吃”了??!

    瞬间,一股子极度不安全感涌上简儿的头心,额滴个小乖乖哟,这玩意儿“吃石咽土”都吃得这么开心,这么嘎嘣脆,如果这被卷的象换成是他们呢?

    忍不住一个大大个寒颤……,用力地甩了甩脑袋,那画面实在太不美丽,甩出去,甩出去!

    “雷……”简儿下意识地往雷的怀里缩了缩,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当真跟想想像的那样,哪怕他们返身躲进这洞穴中,那都不安全啊……,而且照着这些贪噬草的生长速度,还有它们向前推进的速度,只怕用不了多少功夫就会长到洞穴这边了吧,怪不得虚说他们这关是闯也得闯,不闯也得闯,可不是,除非是长了翅膀直接从天上走,否则想活命的话,可不就是非闯不可嘛!

    “轰隆隆——!”一声响。

    是打雷了么这?!

    不是!

    “靠!什么情况这是?!”简儿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面前的一切,老天,她不是眼花了吧?!

    “哎呀,麻呀~,这,这是开玩笑吧?还是我眼花了?!”瞪大了眼,努力咽下一口口水,这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变了调儿。

    实在不能怪她宋简儿太大惊小怪,实在是眼前这一眼太不可思议了。原来就在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之前才被简儿当成贪噬草前进距离标志的那块大石居然已经分崩瓦解,散落下来。

    当然了,如果放到其它情况下,别说只是崩块石头,就是山体滑坡什么的都不是什么让人惊奇与不可思议的事。毕竟导致这样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尤其是因为环境因素,比如当岩壁被风干后,别说是崩块石头了,就是整个岩体崩塌脱落,那都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

    可现在问题,这儿可不是那样的环境啊,花妖这万花坞,那绝对是泥土湿润,空气清新宜人。像这样的环境,会因自然因素崩石?这是“逗你玩”呢!

    不是自然因素,那就是外因!而这外因……

    简儿的嘴角抽啊抽,怪不得这种长草叫贪噬草呢,果然,这种草还真是有够“贪吃”的。这洞穴里的食人藤蔓人家至少还知道挑食要吸人血,而这贪噬草倒好,居然连石块都“吃”!这打贪噬草根部打上的部位,不管是碰着什么,那就会一个卷子过去直接包起来,然后那草就会跟着肥上一圈儿,紧接着那“长肥”的草茎很快抽长,然后又瘦回来……

    连土,连石块这玩意儿都吃得那么“喷香”,还真是不挑嘴,怪不得叫贪噬草呢,瞅着貌似是因为这玩意儿贪嘴而且啥都能吞噬才得的这名儿!

    看着那被贪噬草给三下两下就“消灭”掉了的巨石,一颗巨大的“成吉思汗”自简儿额头滑落,怪得他们这一出来就发现面前的这地形地貌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由原来的树林山谷直接变成大草愿,敢情这高出地平面的东西都被这玩意儿给“吃”了??!

    瞬间,一股子极度不安全感涌上简儿的头心,额滴个小乖乖哟,这玩意儿“吃石咽土”都吃得这么开心,这么嘎嘣脆,如果这被卷的象换成是他们呢?

    忍不住一个大大个寒颤……,用力地甩了甩脑袋,那画面实在太不美丽,甩出去,甩出去!

    “雷……”简儿下意识地往雷的怀里缩了缩,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当真跟想想像的那样,哪怕他们返身躲进这洞穴中,那都不安全啊……,而且照着这些贪噬草的生长速度,还有它们向前推进的速度,只怕用不了多少功夫就会长到洞穴这边了吧,怪不得虚说他们这关是闯也得闯,不闯也得闯,可不是,除非是长了翅膀直接从天上走,否则想活命的话,可不就是非闯不可嘛!

    “轰隆隆——!”一声响。

    是打雷了么这?!

    不是!

    “靠!什么情况这是?!”简儿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面前的一切,老天,她不是眼花了吧?!

    “哎呀,麻呀~,这,这是开玩笑吧?还是我眼花了?!”瞪大了眼,努力咽下一口口水,这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变了调儿。

    实在不能怪她宋简儿太大惊小怪,实在是眼前这一眼太不可思议了。原来就在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之前才被简儿当成贪噬草前进距离标志的那块大石居然已经分崩瓦解,散落下来。

    当然了,如果放到其它情况下,别说只是崩块石头,就是山体滑坡什么的都不是什么让人惊奇与不可思议的事。毕竟导致这样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尤其是因为环境因素,比如当岩壁被风干后,别说是崩块石头了,就是整个岩体崩塌脱落,那都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

    可现在问题,这儿可不是那样的环境啊,花妖这万花坞,那绝对是泥土湿润,空气清新宜人。像这样的环境,会因自然因素崩石?这是“逗你玩”呢!

    不是自然因素,那就是外因!而这外因……

    简儿的嘴角抽啊抽,怪不得这种长草叫贪噬草呢,果然,这种草还真是有够“贪吃”的。这洞穴里的食人藤蔓人家至少还知道挑食要吸人血,而这贪噬草倒好,居然连石块都“吃”!这打贪噬草根部打上的部位,不管是碰着什么,那就会一个卷子过去直接包起来,然后那草就会跟着肥上一圈儿,紧接着那“长肥”的草茎很快抽长,然后又瘦回来……

    连土,连石块这玩意儿都吃得那么“喷香”,还真是不挑嘴,怪不得叫贪噬草呢,瞅着貌似是因为这玩意儿贪嘴而且啥都能吞噬才得的这名儿!

    看着那被贪噬草给三下两下就“消灭”掉了的巨石,一颗巨大的“成吉思汗”自简儿额头滑落,怪得他们这一出来就发现面前的这地形地貌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由原来的树林山谷直接变成大草愿,敢情这高出地平面的东西都被这玩意儿给“吃”了??!

    瞬间,一股子极度不安全感涌上简儿的头心,额滴个小乖乖哟,这玩意儿“吃石咽土”都吃得这么开心,这么嘎嘣脆,如果这被卷的象换成是他们呢?

    忍不住一个大大个寒颤……,用力地甩了甩脑袋,那画面实在太不美丽,甩出去,甩出去!

    “雷……”简儿下意识地往雷的怀里缩了缩,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当真跟想想像的那样,哪怕他们返身躲进这洞穴中,那都不安全啊……,而且照着这些贪噬草的生长速度,还有它们向前推进的速度,只怕用不了多少功夫就会长到洞穴这边了吧,怪不得虚说他们这关是闯也得闯,不闯也得闯,可不是,除非是长了翅膀直接从天上走,否则想活命的话,可不就是非闯不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