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說話間,簡兒超水平發揮,快若閃電地沖上去,一把揪住了花貓兒頸間的長毛,快得讓它躲都躲不過去。

    “花、貓、兒,你還想躲?!”手上一用力,直接將花貓兒的大腦袋給揪到自個面前,鼻子對著鼻子,眼對著眼,“是誰跟我說的,有它在,絕對能保我們平安?又是誰說的,它能保證我們此行的絕對安全?!你知不知道我們剛才差點把小命給丟了?!花貓兒,不管你到底瞞了我們什么?!但現在,你最好好老老實實地,乖乖地將事情給我說清楚,否則你就別怪我不客氣??!”

    ‘救、救命啊,有人要勒死獸了……’花貓兒翻著白眼兒,一副自個被勒得快斷氣的模樣,一雙賊溜溜的眼眼往簡兒身后溜啊溜,暗戳戳地給雷與戰臧天使眼色——我說兩位還愣著干嘛要,救獸??!沒看到咱這都要被勒死了嗎?!

    喲,倒是沒看出來,這進了秘境后,不知道是這里的環境太合這花貓兒了呢,還是說這娃之前還是藏拙了,瞧這進步快的,這會已經不單能順利表達它的意思,這會連用眼神說話都學會了!

    只不過,親,你求這救是求錯人了吧?!

    先說這被救助者之一,咱家雷大少爺,這位爺那可是簡兒親親男友兼未婚夫,跟咱家簡兒妹子那可是妥妥的自家人,這自家人不幫自家人,難不能你還指望雷胳膊肘往外拐,倒去幫你來著?

    如果你當真那樣想,那你可就太不了解咱這位雷大少了。對于這位本來就沒啥是非觀,向來幫親不幫理的大少爺來說,別說這會還是簡兒這頭占理兒,就算是簡兒無理取鬧,這位那也只會站一旁給簡兒撐腰,將那個敢妨礙他家小女人無理取鬧的家伙給打得滿頭包。

    而另一位,好吧,認真說來,這位確實是比雷大少有是非觀多了,但是,作為與簡兒一樣的受害者,戰臧天沒跟著簡兒一塊兒去揪花貓兒的毛那都是他,以德報怨?對不起,他戰臧天還沒那么高尚的情操,快意恩仇,以直報怨那才會是他的選擇。

    這求救電波發出去,居然沒一個人回應,花貓兒差點沒淚目,不是吧,它的人緣難不成當真那么差?這兩位居然連幫它說句話都不樂意……

    “看什么呢你?!我跟你說你這回別想再給我打馬虎眼混過去!現在,回答我問題!”簡兒指頭一曲,一個清脆的腦門梆梆直接干脆利落地落在了花貓兒腦門上。完后為了加強自個的氣勢,簡兒一手揪著花貓兒長毛不放的同時,另一手還特意插成了茶壺狀,朝花貓兒逼問著。

    ‘那個,我真不能說~,信我,我真是為你好來著……’花貓兒一副苦瓜臉。

    “啊呸——!還為我好,你這樣什么都不說清楚不說,還將我們帶到這個危險的鬼地方……”簡兒瞬間炸毛!

    ‘噓,噓——!’還沒等簡兒說完呢,花貓兒就慌忙用肉爪子去堵簡兒的嘴。

    我滴個大小姐喲,您可別張口閉口一個“鬼地方、鬼地方”的,要知道這里可是萬花塢,有時候那看似不起眼的小花小草說不定就是花妖那家伙特別養著的耳報神,而簡兒剛才那話要是真落花妖耳朵里,那效果估計就跟往還在火頭上的花妖身上再澆瓢油差不多,那不是給自個找不自在嗎?!

    “叭!”一巴掌將花貓兒那肉爪子給拍下去,不過看得出花貓兒的緊張與慌張不像是在做假,所以簡兒倒沒有故意與花貓兒作對,而是將柳葉往上一挑,直接給改成眼神威脅了。總之就是一句話,如果這回花貓兒沒給她一個交代,那么這事就不算完!

    ‘那個,真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有些東西提前知道對你真沒好處……’花貓兒對著簡兒苦笑了一下。其實何止是對簡兒沒好處,依著花貓兒對簡兒的了解,就簡兒那性子,如果她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只會給她多添一份心理負擔,反而妨礙她的發揮。與其那樣,倒不如什么都不讓簡兒知道,讓她順其自然,順著自己的心意走,說不得這樣反倒對簡兒更有利,更便于她順著自己的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真不能說?!”簡兒皺眉,

    花貓兒搖頭,極度堅決!

    ‘啊,對了,我來這是有重要事情的!’不想簡兒再就著這個話題繼續追問,花貓兒急急換了個話題,‘那個,讓他(指了指戰臧天)先跟我離開?!?br />
    “你是說你這是要先帶戰大哥離開?那我跟雷呢?”簡兒一呆,什么意思呢這是?

    ‘你們?你們留這……’

    “你什么意思呢你?!”那揪著花貓兒長毛的手一用力,差點沒將花貓兒給直接拉起來。把戰臧天帶走,卻將她與雷留下,花貓兒這是啥意思?

    “帶我先離開?”戰臧天同樣很意外。要知道,簡兒才是與花貓兒結契的人,如果是因為危險要將人送走,那也該先帶著簡兒離開才對吧。

    ‘放放放,再揪毛都要被你給扯掉了!’花貓兒將利爪收起,用爪子上的小肉墊拍拍簡兒的手,示意她放松些。

    “花貓兒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不然……”簡兒順勢將手上的勁兒微微松了松,然后再警告似地緊了緊,威脅之意十足十。

    ‘你們兩還得留下來闖關,只要你們能穿過,不對,只要你們能從這些貪噬草橫中橫穿大半,你們就能過關了!只要你們能闖關成功,好處大大滴有!’花貓兒瞇著眼,做了一個類似說數錢的姿勢。

    “貪噬草?那是什么?”簡兒有些疑惑,這玩意兒好像從沒聽過啊。

    ‘就是這個!這玩意兒是花妖特別養育出來的?!媸塹?,她不是該更關心“好處”兩字嗎?花貓兒暗暗吐槽了一句,不過花貓兒還是耐心給簡兒解惑。

    “沒興趣!”簡兒一撇嘴,什么闖關,什么貪噬草,她通通都沒興趣!干脆直接站起身上,然后往花貓兒背脊上一拍,“走吧,直接帶我們一起出去就好了?!?br />
    ‘什,什么?那個好處呢?不要要了嗎?很多很多非常的靈植喲,除了許多傳說級的,難得一見的靈花靈草外,還有花妖精心特別培育出來的,那是別處找都找不到的?!ǘ歡?,再而三地特別強調。

    “好處?有句話說得好,這有錢也得有命來花。貪噬草,雖然我不了解這玩意,但是……,花貓兒,洞穴里的那些吸血吸血藤蔓是花妖弄出來的吧?”

    花貓兒沒點頭也沒否定,算是默認。

    “看來給我說中了,那些玩意確實是花妖搞的鬼呢,如果猜錯,我們在里邊的表現它同樣也很清楚吧?”簡兒再問。

    花貓兒極人性化地帶著一臉心虛之色地訕笑了一下,何止花妖很清楚,連它那也是從頭看到尾,同樣清楚明白得很。只不過關于這一點它可不敢跟簡兒提,要是被這姑娘知道它在一旁將熱鬧從頭看到尾,將她被那些吸血藤蔓追得跟喪家犬一樣的情景盡收眼底而不出手相助,這姑娘非氣得將它的腦袋給敲得滿頭包不可。

    沒有注意到花貓兒那心虛的小眼神,簡兒只是自顧自地往下說:“那就是說,那些吸血藤蔓突然消失,應該并不是突然消失而是被花妖給召回咯?因為我們重創了那些吸血藤蔓嗎?既然花妖那里已經知道了我們有如此大破壞力的東西,卻依舊那么自信,別說讓我們毀了那片貪噬草林,甚至都不要求我們一定得穿過那片貪噬草,”

    “所以,這可能性只有一個,那就是這片貪噬草一定是非常非常危險的,危險到花妖有十足的自信,認定我們絕對過不去!我說得對吧花貓兒?!?br />
    ‘那個,其實你們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啦~’聲音壓低,花貓兒的表情那叫一個心虛。

    “你的表情可不是這么說的?!奔蚨斂揮淘サ卮鏈┝嘶ǘ募倜?。

    ‘那個……’不沒等花貓兒準備再說什么,突然一聲尖叫來……

    “啊——!”

    急急轉過頭想要相助的簡兒只來得及望著虞臧天被三道虛影挾飛了出。

    “戰大哥!”簡兒驚呼一聲,抬腿就要住。

    ‘不用追了?!桓鎏潘坪鹺蓯鞘煜さ納糲炱?。

    ‘虛?!你這家伙怎么也跑過來了?’花貓兒有些意外地望向來人(獸)。

    ‘你動作太慢了~’虛一臉鄙視,真是的,花了這么久時間,卻連這點小事都說不清做不好?;ㄑ潛叨疾荒頭沉嘶ǘ舛薊姑桓愕?,所以它干脆過來助花貓兒一臂之力了。

    在說話間,簡兒超水平發揮,快若閃電地沖上去,一把揪住了花貓兒頸間的長毛,快得讓它躲都躲不過去。

    “花、貓、兒,你還想躲?!”手上一用力,直接將花貓兒的大腦袋給揪到自個面前,鼻子對著鼻子,眼對著眼,“是誰跟我說的,有它在,絕對能保我們平安?又是誰說的,它能保證我們此行的絕對安全?!你知不知道我們剛才差點把小命給丟了?!花貓兒,不管你到底瞞了我們什么?!但現在,你最好好老老實實地,乖乖地將事情給我說清楚,否則你就別怪我不客氣??!”

    ‘救、救命啊,有人要勒死獸了……’花貓兒翻著白眼兒,一副自個被勒得快斷氣的模樣,一雙賊溜溜的眼眼往簡兒身后溜啊溜,暗戳戳地給雷與戰臧天使眼色——我說兩位還愣著干嘛要,救獸??!沒看到咱這都要被勒死了嗎?!

    喲,倒是沒看出來,這進了秘境后,不知道是這里的環境太合這花貓兒了呢,還是說這娃之前還是藏拙了,瞧這進步快的,這會已經不單能順利表達它的意思,這會連用眼神說話都學會了!

    只不過,親,你求這救是求錯人了吧?!

    先說這被救助者之一,咱家雷大少爺,這位爺那可是簡兒親親男友兼未婚夫,跟咱家簡兒妹子那可是妥妥的自家人,這自家人不幫自家人,難不能你還指望雷胳膊肘往外拐,倒去幫你來著?

    如果你當真那樣想,那你可就太不了解咱這位雷大少了。對于這位本來就沒啥是非觀,向來幫親不幫理的大少爺來說,別說這會還是簡兒這頭占理兒,就算是簡兒無理取鬧,這位那也只會站一旁給簡兒撐腰,將那個敢妨礙他家小女人無理取鬧的家伙給打得滿頭包。

    而另一位,好吧,認真說來,這位確實是比雷大少有是非觀多了,但是,作為與簡兒一樣的受害者,戰臧天沒跟著簡兒一塊兒去揪花貓兒的毛那都是他,以德報怨?對不起,他戰臧天還沒那么高尚的情操,快意恩仇,以直報怨那才會是他的選擇。

    這求救電波發出去,居然沒一個人回應,花貓兒差點沒淚目,不是吧,它的人緣難不成當真那么差?這兩位居然連幫它說句話都不樂意……

    “看什么呢你?!我跟你說你這回別想再給我打馬虎眼混過去!現在,回答我問題!”簡兒指頭一曲,一個清脆的腦門梆梆直接干脆利落地落在了花貓兒腦門上。完后為了加強自個的氣勢,簡兒一手揪著花貓兒長毛不放的同時,另一手還特意插成了茶壺狀,朝花貓兒逼問著。

    ‘那個,我真不能說~,信我,我真是為你好來著……’花貓兒一副苦瓜臉。

    “啊呸——!還為我好,你這樣什么都不說清楚不說,還將我們帶到這個危險的鬼地方……”簡兒瞬間炸毛!

    ‘噓,噓——!’還沒等簡兒說完呢,花貓兒就慌忙用肉爪子去堵簡兒的嘴。

    我滴個大小姐喲,您可別張口閉口一個“鬼地方、鬼地方”的,要知道這里可是萬花塢,有時候那看似不起眼的小花小草說不定就是花妖那家伙特別養著的耳報神,而簡兒剛才那話要是真落花妖耳朵里,那效果估計就跟往還在火頭上的花妖身上再澆瓢油差不多,那不是給自個找不自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