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说话间,简儿超水平发挥,快若闪电地冲上去,一把揪住了花猫儿颈间的长毛,快得让它躲都躲不过去。

    “花、猫、儿,你还想躲?!”手上一用力,直接将花猫儿的大脑袋给揪到自个面前,鼻子对着鼻子,眼对着眼,“是谁跟我说的,有它在,绝对能保我们平安?又是谁说的,它能保证我们此行的绝对安全?!你知不知道我们刚才差点把小命给丢了?!花猫儿,不管你到底瞒了我们什么?!但现在,你最好好老老实实地,乖乖地将事情给我说清楚,否则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救、救命啊,有人要勒死兽了……’花猫儿翻着白眼儿,一副自个被勒得快断气的模样,一双贼溜溜的眼眼往简儿身后溜啊溜,暗戳戳地给雷与战臧天使眼色——我说两位还愣着干嘛要,救兽??!没看到咱这都要被勒死了吗?!

    哟,倒是没看出来,这进了秘境后,不知道是这里的环境太合这花猫儿了呢,还是说这娃之前还是藏拙了,瞧这进步快的,这会已经不单能顺利表达它的意思,这会连用眼神说话都学会了!

    只不过,亲,你求这救是求错人了吧?!

    先说这被救助者之一,咱家雷大少爷,这位爷那可是简儿亲亲男友兼未婚夫,跟咱家简儿妹子那可是妥妥的自家人,这自家人不帮自家人,难不能你还指望雷胳膊肘往外拐,倒去帮你来着?

    如果你当真那样想,那你可就太不了解咱这位雷大少了。对于这位本来就没啥是非观,向来帮亲不帮理的大少爷来说,别说这会还是简儿这头占理儿,就算是简儿无理取闹,这位那也只会站一旁给简儿撑腰,将那个敢妨碍他家小女人无理取闹的家伙给打得满头包。

    而另一位,好吧,认真说来,这位确实是比雷大少有是非观多了,但是,作为与简儿一样的受害者,战臧天没跟着简儿一块儿去揪花猫儿的毛那都是他,以德报怨?对不起,他战臧天还没那么高尚的情操,快意恩仇,以直报怨那才会是他的选择。

    这求救电波发出去,居然没一个人回应,花猫儿差点没泪目,不是吧,它的人缘难不成当真那么差?这两位居然连帮它说句话都不乐意……

    “看什么呢你?!我跟你说你这回别想再给我打马虎眼混过去!现在,回答我问题!”简儿指头一曲,一个清脆的脑门梆梆直接干脆利落地落在了花猫儿脑门上。完后为了加强自个的气势,简儿一手揪着花猫儿长毛不放的同时,另一手还特意插成了茶壶状,朝花猫儿逼问着。

    ‘那个,我真不能说~,信我,我真是为你好来着……’花猫儿一副苦瓜脸。

    “啊呸——!还为我好,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清楚不说,还将我们带到这个危险的鬼地方……”简儿瞬间炸毛!

    ‘嘘,嘘——!’还没等简儿说完呢,花猫儿就慌忙用肉爪子去堵简儿的嘴。

    我滴个大小姐哟,您可别张口闭口一个“鬼地方、鬼地方”的,要知道这里可是万花坞,有时候那看似不起眼的小花小草说不定就是花妖那家伙特别养着的耳报神,而简儿刚才那话要是真落花妖耳朵里,那效果估计就跟往还在火头上的花妖身上再浇瓢油差不多,那不是给自个找不自在吗?!

    “叭!”一巴掌将花猫儿那肉爪子给拍下去,不过看得出花猫儿的紧张与慌张不像是在做假,所以简儿倒没有故意与花猫儿作对,而是将柳叶往上一挑,直接给改成眼神威胁了。总之就是一句话,如果这回花猫儿没给她一个交代,那么这事就不算完!

    ‘那个,真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有些东西提前知道对你真没好处……’花猫儿对着简儿苦笑了一下。其实何止是对简儿没好处,依着花猫儿对简儿的了解,就简儿那性子,如果她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只会给她多添一份心理负担,反而妨碍她的发挥。与其那样,倒不如什么都不让简儿知道,让她顺其自然,顺着自己的心意走,说不得这样反倒对简儿更有利,更便于她顺着自己的心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真不能说?!”简儿皱眉,

    花猫儿摇头,极度坚决!

    ‘啊,对了,我来这是有重要事情的!’不想简儿再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追问,花猫儿急急换了个话题,‘那个,让他(指了指战臧天)先跟我离开?!?br />
    “你是说你这是要先带战大哥离开?那我跟雷呢?”简儿一呆,什么意思呢这是?

    ‘你们?你们留这……’

    “你什么意思呢你?!”那揪着花猫儿长毛的手一用力,差点没将花猫儿给直接拉起来。把战臧天带走,却将她与雷留下,花猫儿这是啥意思?

    “带我先离开?”战臧天同样很意外。要知道,简儿才是与花猫儿结契的人,如果是因为危险要将人送走,那也该先带着简儿离开才对吧。

    ‘放放放,再揪毛都要被你给扯掉了!’花猫儿将利爪收起,用爪子上的小肉垫拍拍简儿的手,示意她放松些。

    “花猫儿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简儿顺势将手上的劲儿微微松了松,然后再警告似地紧了紧,威胁之意十足十。

    ‘你们两还得留下来闯关,只要你们能穿过,不对,只要你们能从这些贪噬草横中横穿大半,你们就能过关了!只要你们能闯关成功,好处大大滴有!’花猫儿眯着眼,做了一个类似说数钱的姿势。

    “贪噬草?那是什么?”简儿有些疑惑,这玩意儿好像从没听过啊。

    ‘就是这个!这玩意儿是花妖特别养育出来的?!媸堑?,她不是该更关心“好处”两字吗?花猫儿暗暗吐槽了一句,不过花猫儿还是耐心给简儿解惑。

    “没兴趣!”简儿一撇嘴,什么闯关,什么贪噬草,她通通都没兴趣!干脆直接站起身上,然后往花猫儿背脊上一拍,“走吧,直接带我们一起出去就好了?!?br />
    ‘什,什么?那个好处呢?不要要了吗?很多很多非常的灵植哟,除了许多传说级的,难得一见的灵花灵草外,还有花妖精心特别培育出来的,那是别处找都找不到的?!ǘ欢?,再而三地特别强调。

    “好处?有句话说得好,这有钱也得有命来花。贪噬草,虽然我不了解这玩意,但是……,花猫儿,洞穴里的那些吸血吸血藤蔓是花妖弄出来的吧?”

    花猫儿没点头也没否定,算是默认。

    “看来给我说中了,那些玩意确实是花妖搞的鬼呢,如果猜错,我们在里边的表现它同样也很清楚吧?”简儿再问。

    花猫儿极人性化地带着一脸心虚之色地讪笑了一下,何止花妖很清楚,连它那也是从头看到尾,同样清楚明白得很。只不过关于这一点它可不敢跟简儿提,要是被这姑娘知道它在一旁将热闹从头看到尾,将她被那些吸血藤蔓追得跟丧家犬一样的情景尽收眼底而不出手相助,这姑娘非气得将它的脑袋给敲得满头包不可。

    没有注意到花猫儿那心虚的小眼神,简儿只是自顾自地往下说:“那就是说,那些吸血藤蔓突然消失,应该并不是突然消失而是被花妖给召回咯?因为我们重创了那些吸血藤蔓吗?既然花妖那里已经知道了我们有如此大破坏力的东西,却依旧那么自信,别说让我们毁了那片贪噬草林,甚至都不要求我们一定得穿过那片贪噬草,”

    “所以,这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片贪噬草一定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危险到花妖有十足的自信,认定我们绝对过不去!我说得对吧花猫儿?!?br />
    ‘那个,其实你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啦~’声音压低,花猫儿的表情那叫一个心虚。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奔蚨敛挥淘サ卮链┝嘶ǘ募倜?。

    ‘那个……’不没等花猫儿准备再说什么,突然一声尖叫来……

    “啊——!”

    急急转过头想要相助的简儿只来得及望着虞臧天被三道虚影挟飞了出。

    “战大哥!”简儿惊呼一声,抬腿就要住。

    ‘不用追了?!桓鎏潘坪鹾苁鞘煜さ纳粝炱?。

    ‘虚?!你这家伙怎么也跑过来了?’花猫儿有些意外地望向来人(兽)。

    ‘你动作太慢了~’虚一脸鄙视,真是的,花了这么久时间,却连这点小事都说不清做不好?;ㄑ潜叨疾荒头沉嘶ǘ舛蓟姑桓愕?,所以它干脆过来助花猫儿一臂之力了。

    在说话间,简儿超水平发挥,快若闪电地冲上去,一把揪住了花猫儿颈间的长毛,快得让它躲都躲不过去。

    “花、猫、儿,你还想躲?!”手上一用力,直接将花猫儿的大脑袋给揪到自个面前,鼻子对着鼻子,眼对着眼,“是谁跟我说的,有它在,绝对能保我们平安?又是谁说的,它能保证我们此行的绝对安全?!你知不知道我们刚才差点把小命给丢了?!花猫儿,不管你到底瞒了我们什么?!但现在,你最好好老老实实地,乖乖地将事情给我说清楚,否则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救、救命啊,有人要勒死兽了……’花猫儿翻着白眼儿,一副自个被勒得快断气的模样,一双贼溜溜的眼眼往简儿身后溜啊溜,暗戳戳地给雷与战臧天使眼色——我说两位还愣着干嘛要,救兽??!没看到咱这都要被勒死了吗?!

    哟,倒是没看出来,这进了秘境后,不知道是这里的环境太合这花猫儿了呢,还是说这娃之前还是藏拙了,瞧这进步快的,这会已经不单能顺利表达它的意思,这会连用眼神说话都学会了!

    只不过,亲,你求这救是求错人了吧?!

    先说这被救助者之一,咱家雷大少爷,这位爷那可是简儿亲亲男友兼未婚夫,跟咱家简儿妹子那可是妥妥的自家人,这自家人不帮自家人,难不能你还指望雷胳膊肘往外拐,倒去帮你来着?

    如果你当真那样想,那你可就太不了解咱这位雷大少了。对于这位本来就没啥是非观,向来帮亲不帮理的大少爷来说,别说这会还是简儿这头占理儿,就算是简儿无理取闹,这位那也只会站一旁给简儿撑腰,将那个敢妨碍他家小女人无理取闹的家伙给打得满头包。

    而另一位,好吧,认真说来,这位确实是比雷大少有是非观多了,但是,作为与简儿一样的受害者,战臧天没跟着简儿一块儿去揪花猫儿的毛那都是他,以德报怨?对不起,他战臧天还没那么高尚的情操,快意恩仇,以直报怨那才会是他的选择。

    这求救电波发出去,居然没一个人回应,花猫儿差点没泪目,不是吧,它的人缘难不成当真那么差?这两位居然连帮它说句话都不乐意……

    “看什么呢你?!我跟你说你这回别想再给我打马虎眼混过去!现在,回答我问题!”简儿指头一曲,一个清脆的脑门梆梆直接干脆利落地落在了花猫儿脑门上。完后为了加强自个的气势,简儿一手揪着花猫儿长毛不放的同时,另一手还特意插成了茶壶状,朝花猫儿逼问着。

    ‘那个,我真不能说~,信我,我真是为你好来着……’花猫儿一副苦瓜脸。

    “啊呸——!还为我好,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清楚不说,还将我们带到这个危险的鬼地方……”简儿瞬间炸毛!

    ‘嘘,嘘——!’还没等简儿说完呢,花猫儿就慌忙用肉爪子去堵简儿的嘴。

    我滴个大小姐哟,您可别张口闭口一个“鬼地方、鬼地方”的,要知道这里可是万花坞,有时候那看似不起眼的小花小草说不定就是花妖那家伙特别养着的耳报神,而简儿刚才那话要是真落花妖耳朵里,那效果估计就跟往还在火头上的花妖身上再浇瓢油差不多,那不是给自个找不自在吗?!